中国与印度医药合作具有极大发展
   
  

云南独特的地理地貌及立体气候,具备了世界植物分布的主要生态环境,造就了云南许多地道名贵中药材,寒、温、热带药材兼而有之。“十里不同天”的立体气候使得在其它省、区无法栽种的药材,在云南几乎都能找到适宜的生长环境。而在今年的南博会上,印度Wowhardt制药公司派专员Kalatin前来,其目的就是为了了解中国,尤其是云南的中草药而来。除了参加关于生物医药的论坛外,他还抽空到昆明菊花村药材市场走访了一圈。他谈到对云南药材的市场前景时说,“云南的冬虫夏草、三七、人参等,多是印度没有的,我可以将这些好的药材引进到印度。并且,这些药材,不一定用在药品制剂上,只要直接引入到印度百姓家庭中,作为保养保健品便可食用。”谈到印度民间传统医药,Kalatin先生说,那些有点年代的家族式药,信与不信,全看自己。

当中国的中药遇到印度的草药,将会是一个什么效果?这个命题多少有点学术的味道。不过就历史溯源来看,隋唐时期便有不少印度产的药物传入中国。如:郁金香、龙脑香、麝香、荜拔、雄黄、石黛、齿木、牛膝根、石蜜、黄牛乳、胡椒、干姜、白檀香、丁香等。

去年中药材涨价,中国一些药企还“绕道”印度进口一些中药材。不过,印度对中国的中草药也有一定需求,在中国药材网上,印度药企还打出了对中药材的求购信息,并寻求与中国药材企业合作。

印度医生用草药覆盖病人治病。

印度姑娘用特制的水壶冲洗鼻腔。

2013中国-南亚博览会上,印度带来了它的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巴基斯坦将它医疗器械生产的强势展现给了云南,阿富汗则有不少进口商等着跟云南药企洽谈,而斯里兰卡则称要将该国传统医药原材料与中国药企进行开发合作。

中国与南亚医药的合作空间,可谓潜力无限,这是南博会上传递得较为强劲的声音。而中国与印度,也正在加紧进入世界医学生物制药的大市场中,以创造更大的利润空间,更好地给百姓带去福祉。

印度出口机构联盟主席阿赫迈德在滇发表意见:“印度企业对进入中国市场非常感兴趣,印度在医学方面有很多优势,我们可以提供一些低成本的优质药物合作。”

 溯源历史 中印传统医学博大精深

在亚洲版图上,印度与中国,是两个医学与医疗大国。中印各自独特的医学,堪称亚洲两大医学派别。医疗产业如今已经成为两个国家的重要产业。

中国的中医学,与印度的阿育吠陀,如同两个并行的轨道,偶尔相交,却一直处在竞争跑道上。中医有古代医学典籍《黄帝内经》,包括《素问》和《灵枢》两部分,阿育吠陀有《遮罗迦集》和《妙闻集》。

它们都历史悠久。中华医学大概有数千年的历史,且属于中华文化的一部分。而印度的阿育吠陀医学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医学体系之一。5000多年来,它一直在印度传统家庭中保存与使用着。

这两种亚洲盛行的传统医学,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一些最常用的草药在使用和特点的解释上是相同的,比如药物都有寒热的属性等解释。它们的不同也很明显,比如中医有阴阳五行、脏腑、气血津液的理论体系,阿育吠陀医学有三元体液理论。最重要的一点,中医强调草药治百病,而印度医学则强调生活质量和延长寿命。

现代印度 新兴生物医药基地遍地开花

从传统医学走过来,当今的医学,更呈现出不少新的模式。

经过长期的积淀,印度医药产业在国际医药市场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目前,印度医药产业能够生产400多种原料药、6万多种制剂,出口能力十分强大,2012年仅出口到美国和欧洲的药品价值就高达近100亿美元,出口量占全球医药产品总量的18%。不过,目前印度还是以仿制药为主。印度医药专家预测,生物医药研发外包将变成印度医药领域一个重要的独立领域,其市场份额可达到10亿美元,而这一成绩至今仍然保持。

时下,印度有三大城市成为主要的医药研发生产地。一个是海德拉巴,是印度生物药业最为集中、企业最多的城市,那里有印度著名的医药企业Dr Reddy”s Labs,Matrix Lab,Hetro Drugs,Aurobindo Pharma(与中国辉瑞合作)等。印度医药出口局就设在海德拉巴。

孟买是印度最老牌的生物医药制造基地,很多跨国制药公司及印度本土著名制药企业如Accurex生物医学、阿尔康制药(300267,股吧)和阿尔塔实验室等都把总部设在孟买。印度的制药协会也在此地。

班加罗尔是享誉全球的软件外包城,也是印度新兴生物医药基地,以生物医药研发为主,印度最大的制药企业南新公司研发部就在此地。且在此成立了生物—IT中心,展开基因组测序和分析,该研究项目将对印度的人类疾病研究具有特殊意义。

印度安德拉邦等地重点发展生物农业和医药研发,喜马偕尔邦则根据当地丰富的草药资源发展草药产业。总之,印度各邦根据各自的情况,采取了不同的生物技术园建园模式,极大发挥私人企业、金融机构和相关机构的积极性。

印度生物医药产业发展有一定的优势。目前,印度100多所医科大学每年也会输出1.7万名医学从业者。

印度仿制生物制药已接轨欧美

Kalatin先生认为,印度医学界时下最关注的是生物制药产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兴起,它被视为未来全球医药产业增长的支撑点之一。那么,“印度如何在全球制药业转型的背景下,实现生物制药的最大市场化?”

据了解,全球生物技术药物的销售收入连续多年保持15%以上的增速,是全部药品销售收入增速的2倍以上。全球抗体药物的市场规模在2011年已经达到671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生物技术药物占全部药品销售收入的比重将超过三分之一。

这意味着这个市场将很大,对中国、对印度都是潜力目标。为此,中国药企正在加大生物药品的研发,将品牌价值最大化。不过,中药要销售到欧美发达国家,中国药企尚需努力。为此,中国中央财政核定“十二五”分2批完成209项课题立项,经费核定为45.64亿元,中国医药(600056,股吧)产业将完美蜕变。

不过,印度药业在生物制药领域已领先一步,很多知名企业都在积极扩充生物仿制药产品库,开发和生产多种生物仿制药。未来5年,印度生物制药将进入鼎盛期。同时,印度已成为出口美国市场医药制剂品种最多的国家。印度药企采取与目标市场的本土药企合作的做法,通过欧美经销商组织和主要的非专利药公司建立联系,利用合作伙伴的销售渠道经销自己的产品。印度一些有实力的药企主动收购发达国家的中小企业,利用其成熟的品牌,整合延长自己的产业链。这些都是中国药企值得学习的地方。

印度营业收入最高的生物技术公司Biocon公司总裁兼董事总经理基兰素洁·肖说,印度生物技术产业的规模2012年已经达到近40亿美元。印度在疫苗生产、转基因棉花和生物制药,特别是生物仿制药方面已经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南亚国家各展所长

南亚的其他几个国家,生物制药方面还比较落后。不过,每年举办医疗展、药品展、医疗器械展却持积极态度。

总体而言,巴基斯坦虽然并非亚洲的医疗器械生产强国,但拥有亚洲最大的手术器械制造业,其产品80%-90%用于出口。每年巴基斯坦手术器械产业年产值近200亿卢比,出口各种手术器械近2亿美元,主要出口至美国、德国、英国和中国。

巴基斯坦(亚洲)国际医药制药展是巴基斯坦每年都要举办的最具国际水准的医药、健康专业展,以此建立了与国内外同行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与中国的贸易,也主要是医疗器械。

尼泊尔医生侧重于草药的研究和应用,辅助以推拿按摩进行治疗。在给病人治疗时,他们一般先对病人进行观察、问诊、叩诊、听诊或号脉,然后根据病情开处方,病人照处方拿药。尼泊尔草药可以熬成汤剂或制成粉剂、药丸、药膏、药油用于临床。在这方面与中医十分相似。尼泊尔政府曾经颁布实施《传统医药法》,对传统医药的生产和行医做出了规定。该法规定,外国人只能在尼泊尔与尼方合资合作经办医院或诊所。外国医生在尼泊尔传统医药协会注册并领有行医执照后,方可在尼泊尔行医。

孟加拉国国内共有200多家大中小型医药企业,可以满足97%的市场需求。医药品出口至62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一些欧洲发达国家市场。

而斯里兰卡,则称需要将该国传统医药原材料与中国药企进行开发合作。

阿富汗则在世界买家网站贴出药品商求购信息,期待与中国企业进行合作。在安全局势堪忧的阿富汗,医药市场需求确实很大。

 医药市场对云南、南亚都是机遇

借助南博会东风,我省药企也积极努力地开展与南亚生物医药的经贸往来,多家省内医药企业与参加南博会的南亚同行建立了联系,开始进行业务接触。

“可否在昆明举办一个”亚洲医疗药品展”?放在明年的南博会中,或者将这一主题展单独找一个时间举办。这个主题性的展览市场可扩大到全亚洲,整体体现全亚洲的医疗水平与实力。”云南特安呐制药有限公司王经理提议。云南天然药物已成为世界药品市场的一个新热点。享有植物王国之称的云南中药资源居全国首位,已发掘的云南中药资源有6559种。在云南山区,到处都生长着可供药用的植物,举办这个展览,是全面推介云南药材的重要机遇。

全力打造云南生物制药产业也是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宏伟目标。云南与南亚牵手,正是将优势进行市场化扩大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