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用药 关键在于过度逐利的医药潜规则
   
  

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姚宏文10日说,药要遵循“能不用就不用,能少用就不多用;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原则。这是国家卫生计生委等部门联合制定的合理用药十大核心信息之一。
十条原则的第三至八条,都是针对居民医疗素养和用药常识在讲,包括合法购药、阅读说明、谨遵医嘱、老幼孕患者用药需知、药品存放、疫苗注射常识、保健品认知误区等,有一定的现实针对性。

但相比对民众层面而言的后七条,真正有含金量的,其实应该是对医务层面而言的前两条:“优先使用基本药物”,“遵循能不用就不用、能少用就不多用,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原则。”民众层面是“安全”诉求,这两条则侧重“合理”性,直指这么多年一直备受诟病的药价虚高、“看病贵”的老大难问题,是在用安全理性的用药规则,对抗一直以来的“大处方”和“过度医疗”等以药养医的医药潜规则。

要说民众在家乱吃药是医盲,还情有可原,可进医院遭罪,这就不是医学素养问题,而是职业伦理、行业规范问题了。输液大国背后是因为输液“搭起了一个收费平台”,拉动了相关产业,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现在发布了合理用药的准则,但是如果没有强制性的规范,没有斩断背后灰色利益链的超强决心,那么这样的规范也只是徒具观赏性。十条安全用药的原则能否PK掉过度逐利的医药潜规则,这个拉锯战的胜负,还真是未知数。因为它考验的绝不是医疗常识和理论素养问题,而是更为敏感的多方利益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