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药价格调整 市场如何调控
   
  

低价药供应不足,甚至出现断供现象一直以来是医药单位存在的老大难问题。为了保障低价药供应,国家发改委公布了一批低价药品清单,宣布在日均限价范围内放开这些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清单里涉及了日常用的阿莫西林、庆大霉素等500多种药品。在此基础上,我省也公布了一批放开最高限价的低价药品清单,涉及了藿香正气丸、维生素B1等182种药品。   价廉质优的低价药一直是用药的首选,限价放开后,能否满足市场需求,原本的低价药是否会出现大幅度涨价,患者的用药负担是否会加重?7月14日至17日,记者就市民关心的问题进行了采访。   市场   低价药价格总体稳定   市民购买药品的渠道通常是医疗机构和市面药店。如今,新规已落地实施,国家和省级层面的低价药品清单也已公布,那么岩城低价药的市场状况又是如何?   “这些低价药品价格基本跟原来一样,没有变动。”市第一医院药剂科主任林文宏告诉记者,医院采购的药品都必须经过省里统一招标,目前,医院药品价格还是维持在原招标价格的标准上,未接到有关价格调整的通知。   在岩城龙川路一家大型连锁药店内,记者就清单里的庆大霉素、头孢氨苄和一些感冒颗粒药品咨询销售人员,对方称,“价格没什么变动。”看到清单里的其他药品,该销售人员进一步说明,“里面一些处方药要医院才有卖,而其他药品的价格一直都有微调,这跟生产厂家有关系,有些上调了些,有些下调了些,但都只是调整几毛钱而已,幅度不大。”   记者还在九一南路、龙腾路等其余几家药店了解到,药品价格总体稳定,并无太大波动。   观点   放开利润空间,患者不用买贵药   新规的落地,折射到终端市场都需要一段时间消化。尽管如此,业内人士表示,最高零售价虽然放开,但依然有条红线在,药品价格不会出现疯涨,患者也不必过分担心用药负担会加重。   市物价局物价检查分局相关负责人称,虽然国家取消了最高零售价,但要求生产经营者在日均费用标准(西药不超过3元,中成药不超过5元)内,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及竞争状况制定具体购销价格。“‘日均消费价格的限制’就是那条红线。”该负责人解释说,有日均限价和市场竞争在“制约”,为了生存,厂家在保证一定利润的前提下就不会把药品价格定得过高。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有不少经典好用的低价药陆续在市场上消失,很大原因是因为利润空间小甚至是亏本,企业不愿意生产。而我市一些医疗机构,为了购进好用的低价药,往往被要求与高价药捆绑购买,无形中加重了患者的用药负担。   龙岩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家药企负责人许先生认为,新规对药企、患者来说都是一个利好消息。“以前生产低价药品,企业没利润可图,要么不生产或者减产,消费者就很难在市场上买到那些好用的低价药,只能买贵的药来代替。而一旦放开最高零售价,厂家有了利润空间就会有生产积极性,那么低价药供应足了,消费者就不用再花冤枉钱买贵的药。再者,一种药有多家企业生产,存在竞争关系,因此,厂家也会权衡,不可能把药价卖得过高。”   另外,记者还从市卫生局和医保中心了解到,不少低价药都纳入到了国家医保报销目录内,这意味着,患者住院使用那些低价药还有医保报销作保障,因此用药总体负担不会有大增加。   监督   超出日均限价可举报   新规明确规定,对列入低价药品清单的药品,生产经营者应当遵循公平、合法和诚实信用的原则合理确定价格。各地价格主管部门要做好低价药品生产成本及实际购销价格的监测工作,对价格变动频繁或变动幅度较大的,价格主管部门要加强调研,必要时应开展专项调查;对不合理的提价行为,要依法重点监管,并向有关部门通报情况;对价格违法违规行为,要依法严肃查处。   那么,若生产经营者出现了不合理提价行为,消费者又如何计算得知呢?市物价局物价检查分局相关负责人说,日均费用均按低价药代表品的零售价格和按药品说明书测算的平均日用量计算。平均日用量是成人每日最小用量和每日最大用量的平均值;专门的儿童用药按照儿童每日最小用量和每日最大用量的平均值计算(其他情况的除外)。   他以“西药日均不超过3元”举例说,好比一瓶成人服用的30粒装的西药,说明书的最高用量是4粒,最低用量是2粒,平均用量是3粒,一天服用三次共9粒,按照日均消费最高限价3元计算,平均每天每粒的费用约是0.3333元,那么一瓶的最高零售价就不能超过10元。中成药的同法计算。消费者如果在市场发现有违规或不合理提价行为,可向物价部门或拨打12358进行投诉举报。另外,物价局每年也会定期安排药品价格监监督检查,保障市场上药品的合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