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开发出快速见效且又产能不足的埃博拉疫苗
   
  

  2014年09月28日,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超过6200人受到埃博拉病毒感染,死亡人数超过2900人。世界卫生组织9月26日指出,该组织专家正在对埃博拉疫苗进行临床试验,有望2015年初开始投入使用,另外,专家正在对利用康复者血液和血浆作为治疗手段的安全有效性进行考虑。

  扩大埃博拉疫苗(Ebola vaccines)生产及疾病治疗的规模还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随着埃博拉疫情在西非蔓延的速度不断加快,我们也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对感染者进行隔离(isolating),以及查访与他们有过接触的人群等在过去起到了一定遏制效果的措施正在迅速失效。于是大家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生物医学防治手段上,比如单克隆抗体(monoclonal antibodies)或疫苗,希望这些举措能够挽救更多的生命,阻止或延缓疫情进一步发展。但是就在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要求美国政府针对埃博拉疫情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之时,我们的美好愿望却碰上了一个冰冷、残酷的现实——这场疫情的发展速度要远远快于药物和疫苗的生产速度。

  卫生管理官员们早已开始与制药企业沟通,希望能够加快尚处于试验阶段的抗埃博拉药物及疫苗的生产速度。美国卫生及公民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HS)快速反应部门的助理部长Nicole Lurie就表示,他们已经竭尽所能地在提高相关药物和疫苗的生产供应了。但是困难依旧很大,而且制药公司们从一起步就已经晚了。

  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 GSK)生产的埃博拉疫苗是目前为止进展处于开发最前端的一款埃博拉疫苗,该疫苗已经于今年的9月2号进入了I期临床试验。这是一种含有埃博拉病毒表面蛋白(Ebola surface protein)的疫苗,该表面蛋白由减毒的黑猩猩腺病毒(chimpanzee adenovirus)表达,GSK公司承诺在今年年底之前将生产1万支疫苗。如果该疫苗在早期试验中取得了不错的试验结果,那么就会尽早发放给公共卫生人员,供他们使用,预计最快将于今年11月取得早期试验结果。但是如果要延缓这次疫情的进展,至少需要数十万支疫苗。“按照目前的生产规模,生产这么多疫苗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GSK公司负责埃博拉疫苗项目的经理Ripley Ballou介绍道。

  科学方面的困难都并不太大。制药公司们早就能够大量生产这类疫苗,而且动物试验也证明,埃博拉病毒很容易被机体的免疫反应清除掉。据美国马里兰州的Profectus BioSciences公司的首席科学官John Eldridge介绍,虽然埃博拉病毒听起来很可怕,是一种出血性病毒,但是只需要一定量的中和抗体就完全能够对付它。Profectus BioSciences公司也在生产埃博拉病毒疫苗,他们正在积极地寻找资金支持。

  Ballou表示,GSK公司正在考虑其他几种方案,希望能够加快疫苗的生产速度。但是他们首先需要确认,市场上对该疫苗存在足够的需求。据Ballou介绍,在今年3月埃博拉疫情刚刚爆发时,他们公司就与WHO签署了合约,可是当时没有人对这款疫苗表示出这么大的兴趣。当时得到的答复是:“谢谢,如果有需要我们会找你们的。”

  位于美国爱荷华州的NewLink Genetics公司(NewLink Genetics of Ames, Iowa)生产的埃博拉疫苗也进入了I期临床试验,该疫苗是一种有缺陷的、能够感染家畜的水泡性口膜炎病毒(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VSV)疫苗,该病毒也能够表达埃博拉病毒表面蛋白。目前只生产了1500支。Profectus公司也生产了一款类似的疫苗,预计于明年6月进行临床试验。据Eldridge介绍,Profectus公司与GSK公司一样,在扩大生产规模(从目前的5000支产能扩大到20000支产能)之前,他们也需要获得资助者提供资金支持的承诺。

  从原理上来讲,疫苗生产的过程是非常简单、直接的,只需要大规模培养病毒原株(master seed),然后收集病毒,进行加工就可以了。小型生物公司Okairos公司在位于意大利罗马附近的一间实验室里也在生产GSK疫苗。他们用一种容积达到200升的塑料袋来培养病毒。整个生产周期大概需要两个月。

  据公司的创办者Riccardo Cortese介绍,再投资大约1000万美元,他们就可以在3个月之内提升产能,达到同时培养多个400升容积病毒的规模。“如果达到了那种生产规模,我们每个月就可以生产10万支埃博拉病毒疫苗。” Cortese介绍道。

  GSK公司的Ballou则显得更加谨慎。首先,他们需要更多的病毒原株。Ballou表示,本来生产的就不多,而且他们也快用完了。如果要进行大规模生产,最好是在1000升以上的不锈钢生物反应罐里进行病毒培养。但是用来培养埃博拉病毒的细胞又特别挑剔、难养。“繁殖病毒实际上依靠的是细胞的增殖。” Ballou介绍道。按照Ballou最乐观的估计,生产10万至50万支疫苗需要9个月时间,大约需要2500万美元的投入。

  治疗方面的处境同样艰难。一种名为ZMapp的埃博拉病毒抗体混合制剂在猴动物试验中表现出了非常好的治疗效果。也已经有7人接受了试验治疗。但目前这种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Mapp生物制药公司(Mapp Biopharmaceutical of San Diego, California)生产的ZMapp药物已经用完了。ZMapp里含有3种产自烟草植物(tobacco plants)的单克隆抗体。可是这种植物制备法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而且一次也就能生产几十支。

  HHS下属的生物医药高级研发部(HHS’s 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 BARDA)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加快突发疾病相关疫苗和药物的研发速度。BARDA已经联系了另外两家能够用烟草植物生产抗体的机构。但即便如此,每个月最多也就能生产几百支抗体。BARDA正在想办法用中国仓鼠卵巢细胞(Chinese hamster ovary cells, CHO cells)来生产抗体,而这也是制备单克隆抗体的经典方法。但是在2012年有一项研究发现,CHO细胞分泌的抗体效价会有所下降。据某位业内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介绍:“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你不可能会打算生产10万支药物的。”

  一项正在提交美国国会审议的议案计划为BARDA提供5800万美元,用来支持埃博拉疫苗及药物的研发工作。这肯定会有所帮助,但是显然也是不够的。HHS的Lurie表示,他不确定及时得到这些帮助是否能够对这次疫情有所帮助。但是如果再来一次,他们肯定就不会这么措手无策。